Address: Room 1202, 

                 12/F, Singga Commercial Centre,

                 148 Connaught Road West, Hong Kong

 

地址:      香港干諾道西148 號

                 成基商業中心 12樓1202室

Follow Us / 關注我們

  • White Facebook Icon
  • White Twitter Icon
  • White Instagram Icon
  • YouTube - White Circle

Email / 電郵 : info@druckeracademy.com

Tel / 電話 :      (852) 2850 6620

Fax / 傳真 :     (852) 2850 6696

© 2017 DruckerAcademy.com

 

⟪理解德魯克需要視角的高度⟫

 

作者:黃建東 教授

            彼得·德鲁克管理學院副院長

 

記得吉姆 · 柯林斯曾經說過,「改變世界的方式有兩種:用筆(使用思想)和用劍(使用武力)。德魯克選擇了用筆,改變了數以千記的佩劍之士。相比舞劍之人,用筆之人有一個優勢 — 寫下的文字永生。」

 

在吉姆 · 柯林斯眼裏,德魯克是一個用思想改變世界的人。那麽,德魯克究竟是用什麽樣的思想,改變了「數以千記的佩劍之士」,又是怎樣的思想,能夠改變世界的呢?

 

在大多數德魯克的追求者心目中,德魯克是一個管理學家,是「大師中的大師」。他的一系列學說,讓多少企業家趨之若鶩,讓多少研究者著迷。在中國,近年來,出現了很多自稱為「德迷」的德魯克學說的學習和傳播者。

不僅是管理學家,更是社會生態學家

 

要真正理解德魯克,必須用超越「德魯克是一個管理學家」的視角。否則,對德魯克學說中的很多觀點,恐怕只能是囫圇拿著,很難付諸實踐。

 

 德魯克自己是這樣說的:

 

「有人問我是做什麽的,我會回答『寫作』。我寫過不少經濟學著作,但我不是一名經濟學家。我寫過不少歷史作品,但我算不上歷史學家。不過,我自己一直都很清楚想要做什麽。我自認為是一個『社會生態學家』,希望用生態學家研究生態環境的方法來研究人類社會環境。」

 

 

為什麽德魯克自稱為社會生態學家?

 

我們現在生活的社會,是一個多元組織的社會。德魯克認為社會要運轉得好,組織應該是單一功能的。每個機構都是社會的器官。「器官不能夠離開身體單獨生存。」所以每個機構在專注於單一任務時也應該兼顧大眾利益。自由企業的原則只能在對社會有利的前提下成立。否則,在一個有各種特別功能組織的多元社會中,肯定有些機構會對成功運轉的社會有破壞性。

 

「在過去短短的50年中,我們的社會已經演變成一個『組織化的社會』。這是一個多元社會。在這個社會裏,每項重要的社會工作都委托給大型的組織:從生活用品和服務到醫療保健,從社會保險、福利到教育,從研發新知識到環保工作等……」

 

「如果在這個多元社會中各機構不能在『負責的自治』中發揮作用,我們就不會有個人自由,也不會有一個能為人們提供實現自己機會的社會。取而代之的將是我們對自己進行完全的束縛,沒有一個人能夠自治。統治人們的將會是專制而非參與式民主,更不要講愉快自由地做自己要做的事了。可以替代專制的唯一選擇是強大的、能發揮作用的自治機構。」

 

 

創造一個成功運轉的社會

 

德魯克在前人的基礎上,在綜合了哲學、社會學、政治學、經濟學等諸多人文學科的基礎上,不斷探索如何創建一個新社會。

 

從1939年的第一本書到2004年最後一本,德魯克一直在研究這個問題:怎樣創造一個能夠成功運轉的社會?

 

他的答案是:一定要創造能發揮作用的機構及組織。這個答案又引出了另一個問題:怎樣創造能發揮作用的組織?緊接著的一個問題就是:怎樣提升管理者,使他能創建可以發揮作用的組織?

 

在《公司的概念》(1946)、《新社會》(1950)、《管理實踐》(1954)、《成果管理》(1964)、《卓有成效的管理者》(1966),及《管理:任務、責任、實踐》中(1973、1974),他主要關注的是社會中創造財富的機構。

 

在70年代中期及末期,他開始逐步把主題從企業界中的機構管理轉向社會界中的機構管理,後者中大部分是非盈利機構。但是,他仍然一直關注着政府機構及其管理挑戰。這在他的《斷層時代》(1969)中尤為明顯,他在書中分析了「政府的疾病」。他在稍早前發表的《明日的裏程碑》已經發生的未來(1957)中也表示過這方面的關注。 

 

 

自由是一種負責的選擇

 

從《工業人的未來》(1942)起,德魯克開始研究:在管理的權力和企業處於絕對優勢的工業社會中,個人的自由怎樣得以保留?他在《管理實踐》(1954)中提出了目標管理和自我控制的管理哲學來解決個人自由及就業時個人要放棄自由之間的矛盾。即使是在今天的知識社會,目標管理和自我控制仍然是解決如何在組織內保障個人自由這個問題的最佳答案。

 

他對自由是怎樣看的呢?他說:

 

「自由並不是一種娛樂。它不是個人的快樂,也不是安全、和平或進步。它是一種負責的選擇。自由也不是工作職責那樣的選擇。真正的自由不是脫離某種束縛。那樣的話,自由就成了特權。真正的自由是有自由去選擇做還是不做這件事,這樣做還是那樣做,是選擇這種還是那種信仰。」

 

自由與責任是一個硬幣的兩面。如果只強調自由,而沒有責任,那只是脫離了束縛的「特權」;同樣,僅僅強調責任,那就沒有自由可言。

 

德魯克接著說:

 

「責任既是外在的,也是內在的。對外而言,它意味著你對某個人或某個組織是靠得住的,是能夠達到一個特定的表現績效的。對內而言,它意味著一種承諾。一個負責任的人不僅對具體結果負責,他也有權為產生這些結果採取一切必需的行動。還有,他盡力去取得這些結果,並把它看作是個人的成就。」

 

領導力不是魅力,而是對結果負責

 

成功運轉的社會需要有效的領導者。對領導力的系統觀點源於控制論強調「舵手」的角色及他「駕馭」組織的職責。而駕馭要求確立遠景及目標,啟發及激勵追隨者達成目標,這便是德魯克對領導力的定義。

 

領導力是對結果負責。此外,領導力要以誠信及樹立榜樣讓組織內其他人追隨並支持(「誠信是管理者的試金石」)。領導力並不是魅力。德魯克舉了無數例子來證明很多卓越的領導者是「十分沈悶」的,但他們卻卓有成效。反之,很多具有「魅力」的領導者卻因缺乏誠信而破壞了產生成功運轉的社會的條件。

 

在這個多元組織的社會裏,不論是政府界(Public Sector),還是企業界(Private Sector),抑或是社會界(Social Sector)(有時也稱為非盈利界)都需要負責任的管理。只有管理者真正負起責任,社會中的各種組織機構,才能取得績效,由各種組織機構組成的社會,才能正常運轉。

 

理解德魯克的三個關鍵詞

 

要理解德魯克,需要知道德魯克整個理念中的三個關鍵詞:「人,需要成就感(People-Achieving)」,「組織,需要績效(Organization-Performing)」,「社會,需要正常運轉(Society-Functioning)」。

 

只有從個人 — 組織 — 社會三者關係上全面理解分析,才能真正理解德魯克學說。德魯克的最終目的,是要創建一個正常運轉的社會。

 

一個新社會的創建,是一項艱巨的任務。這個任務現在義無返顧地落到了我們頭上。也許,我們這一代人都完成不了這個任務,但是我們有這個義務去開拓這塊土地,有責任去推進這項工作。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