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Room 1202, 

                 12/F, Singga Commercial Centre,

                 148 Connaught Road West, Hong Kong

 

地址:      香港干諾道西148 號

                 成基商業中心 12樓1202室

Follow Us / 關注我們

  • White Facebook Icon
  • White Twitter Icon
  • White Instagram Icon
  • YouTube - White Circle

Email / 電郵 : info@druckeracademy.com

Tel / 電話 :      (852) 2850 6620

Fax / 傳真 :     (852) 2850 6696

© 2017 DruckerAcademy.com

 

《融會貫通:「德魯克之路」對中國本土管理研究的啟示》

作者:周云杰,西安交通大學管理學院博士研究生,海爾集團總裁

           李平,西交利物浦大學國際商學院終身教授

           楊政銀,西交利物浦大學國際商學院博士研究生(通訊作者)

 

本文刊登於上海財經大學《外國經濟與管理》2017第39卷第6期

 

國內管理學界近來就管理研究的價值取向、範式選擇等問題進行了激烈爭論,但爭論中湧現的共識是中國管理研究的現狀差強人意,有重大影響力的研究成果寥寥。尤其令人擔憂的是中國管理研究逐步與西方主流研究標準「接軌」,卻與中國管理實踐漸行漸遠。中國管理研究的現狀與恢弘蓬勃的中國管理實踐不相匹配,這不得不引發我們的反思。

 

在中國管理研究自身極須轉型升級的岔路口,回顧「現代管理學之父」德魯克的管理學研究之路具有獨特意義。德魯克在管理領域的影響力毋庸諱言,他的偉大成就更多地來源於他的管理思想對管理實踐的巨大影響力。如果按照現行學術評價標準,絕少發表學術性論文的德魯克,不太可能在商學院生存。然而,德魯克憑藉其對管理的深刻洞見取得了可能比其他任何「主流管理學者」更大的影響,尤其是對管理實踐的獨特影響。重溫「德魯克之路」,就是把他的經歷當成一面鏡子,一方面映照出國內管理研究界的現狀,另一方面為中國本土管理研究的出路折射出一束光亮。

 

管理研究的根本使命是為社會組織管理的改進提供有效的啟發與指導,其根本目的是追求研究影響力。概括言之,研究影響力有三個層面的內涵:一是做出純研究的理論貢獻;二是為教學提供素材;三是對管理實踐具有啟發與指導意義。這三者並非天然彼此獨立分離,而常常是一體三面,相互融合與促進。只是具體到研究者個體,並不一定每人同時具備,可能是三者選其一或其二;此外,三者同時具備的少數研究者在三者具體比例結構方面各有側重。比如德魯克的影響力主要在於第三以及第二點,而馬奇的影響力則主要在第一和第二點。不言而喻,最理想的狀態當然是三者兼顧,這就必須追求理論與實踐,東方與西方這兩大維度的融會貫通。

 

與個體研究者不同,對於整個管理研究社區而言,以上三個層面則是必須同時兼顧,缺一不可。尤其是作為一門職業性學科(如同工程學,醫學和法律學,但區別於經濟學和心理學),管理學對管理實踐的啟發與指導是檢驗其研究成果不可或缺的尺規之一,無論是短期或長期的衡量標準。如果一項管理研究成果與實踐始終關聯不大,甚至毫無實踐啟發意義,此類研究就有嚴重缺陷。

 

德魯克是一位在管理實踐與教學領域具有非凡影響力的大師,而馬奇則是在管理學術研究方面有著卓越影響力的大師。雖然他們二人走的路徑不同,但都在管理領域創造了巨大的影響。在這一點上,他們殊途同歸。我們認為,最理想的狀態是同時兼顧理論與實踐兩個方面,融會貫通,相當於將德魯克與馬奇集於一身!雖然對於研究者個人,這幾乎不太可能,但對於整個管理研究社區,這卻是可能且必須的。因此,管理研究者個體應該儘量努力兼顧理論與實踐,因為這是管理研究的最佳路徑;作為管理研究社區,研究(包括教學)必須將理論與實踐緊密結合。

 

「德魯克之路」 啟示我們,中國本土管理研究須走 「知行合一」 之路。「知」代表管理研究,而「行」代表管理實踐,這兩個領域只有「合一」,甚至「不二」,才能讓管理成為社會的基本「器官」,這也是促進整個社會發展進步的最佳模式。特別值得指出,德魯克管理思想與王陽明心學高度暗合:德魯克認為管理是激發人的潛力,王陽明則提倡「致良知」;德魯克強調管理的實踐性,王陽明則注重「知行合一」;德魯克重視目標管理,尤其主張為顧客創造價值,王陽明思想則在近代日本被解讀為「義利合一」(這在日本商業之父澀澤榮一的《論語與算盤》一書中表現得淋漓盡致)。在這方面,海爾集團董事局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張瑞敏不僅是一名企業管理者,更像是一位理論研究者。作為德魯克的忠實粉絲,張瑞敏經常引用德魯克的經典理論,如「管理是一種實踐,其本質不在於知而在於行;其驗證不在於邏輯而在於成果;其唯一權威就是成就」。張瑞敏在海爾提出了「人單合一」理論模式,其實踐讓中國企業走到了世界管理的前沿。在此模式中,「人」是創客(員工及合作者)的獨特追求(自我實現),「單」是用戶(已有用戶及潛在用戶)的獨特需求(體驗),「合一」就是創客與用戶互動互惠,特別是讓每位創客成為自己的CEO(正如德魯克所言),在為用戶創造體驗價值的同時創造自我價值,從而實現利他利己的融會貫通(這正是「成就感」的完整意義,既成就他人,也成就自我)。海爾用12年的時間(2005—2017年)潛心實踐這個理論模式,並取得了引人注目的成效。這一模式不僅成為國內外各大商學院爭相研究的管理實踐典範,也為中國管理理論創新開創了引領世界的先河。

 

基於這樣的認知和價值取向,我們認為中國本土管理研究既要「頂天立地」,也要「東西融合」。「頂天立地」指「頂」中國傳統哲學的「天」,「立」中國管理實踐的「地」,即紮根於中國管理實踐的沃土,並探究其背後的中國傳統哲學與文化理念的根源,從而構建獨具中國特色的管理理論。「東西融合」指貫通西方的管理理論及方法與中國的本土管理研究及實踐。換言之,洋為中用、古為今用正是構建源於中國本土又有世界普適性管理理論的兩大最為有效,並且相互依賴的進路,兩者共同構成中國本土原創管理研究的康莊大道。

 

 

 

Please reload